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21章,豪赌

    见到众人都沉默下来,二丫笑了笑,自顾自的打开饭盒,说道:“诸位爷爷,师兄,我给你们带了饭,你们先吃,我接替你们说一会,怎么样?”

    这饭盒显然不是普通的饭盒,看起来很小,二丫却从里面拿出了数百份饭,每一份都都配用两样小菜,一碗汤。

    看着摆满桌子的食物,在场的人都流口水,学宫的伙食好的吓人,据说杂家就是因学宫的火势,而开创出来的学派。

    但即便如此,杂家的厨艺,却也比不上学宫的厨子,而学宫的厨子,却比不上学宫后山。

    要论厨艺,只有叶晓蝶的最好,其次就是八先生梁山,现在主厨的则是学宫辈分最高的师叔母月红娘。

    准地皇修为,她不但没有厌烦这件事,反而是沉浸其中,对学宫的弟子也没有任何的架子可言。

    这标准的两菜一汤,便是给老学究们专门准备的,也只有他们能有这种待遇。

    看到这些饭菜,在场的人哪里还有心思去争辩啊,恨不得花上几万灵币,买一份来尝尝鲜。

    只可惜,学宫的食物不出售,只有学宫的弟子才能够吃到,后山的食物更是无价,连弟子都没有机会尝。

    原本在议事殿里吃饭,是违背礼数的,但今日二丫回来,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老学究们也是破了例。

    就连道一和莫邪也没反对,道一笑道:“那我们先吃饭,你来说说也好。”

    二丫点了点头,正准备说话,这是一旁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青年走了出来,小声的道:“这位小师妹,能不能也给我一份啊。”

    他指了指桌上的饭菜,直咽口水,虽然声音不大,可周围的人却都听的到,老学究们刚拿起的筷子,立马放了下来。

    为首的商君开口道:“成何体统,小师妹是你能叫的吗?”

    “啊?”青年一头雾水,显然并不认识二丫,发现平日里对他非常关心的老学究们,此时居然都板着脸,活脱脱一副要吃了他的表情。

    他搞不明白,怎么自己就错了呢?这个小丫头,看起来跟他一般大啊,甚至可能还没他大,叫个小师妹,有错了?

    商君看到他还没反应过来,站起来道:“还不快见过殿下?”

    “殿下?”青年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终于反应了过来,拱手一礼,道,“法家韩非,见过殿下。”

    自从秦墨离世后,中州共商,唤秦墨的女儿为殿下,这便是给秦墨的特殊待遇了,其它什么名,都是虚的。

    “韩非?”二丫很奇怪,她离去时,韩非还没出名,更没有创立法家,不认识也正常,她看了看饭盒,很不好意思,道,“母亲准备的不够,要不明天请你去后山吃吧?”

    “后山!”韩非顿时一脸惊喜,看到一众老学究在场,又不敢表漏出来,只得拱手一礼,“谢过殿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众人吃起了饭,二丫这才转过身,扫了对面道门和古世家的强者一眼,道:“刚才都争的面红目赤,怎么现在一句话都不说了?”

    赢江等人很无语,心想看着对面的人吃的那么香,哪里有心情争辩,更何况你这姑奶奶,跟你争,不是自己找虐吗?

    就在此时,道门的一名弟子走了出来,道:“你有资格代表学宫吗?”

    “我有没有资格,你问我姨奶奶不就好了吗?”二丫微笑着看向对面的姜寒霜。

    “秦墨的女儿,当然有资格。”姜寒霜冷着脸,很不乐意,却也不得不跟她这几个手下解释。

    众人一听,学宫一派顿时哗然,此时他们才明白刚才那句“殿下”意味着什么,秦墨之名在这个纪元,可谓是最响亮的了。

    那道门弟子一听,刚刚生出的底气立即溃散,原本准备好的话,也都被堵了回去,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场顿时一片寂静,二丫扫了众人一眼,突然收起了脸上微笑,道:“我爹当年定下的法道,后来各大古世家共商,各退一步,我想问问在场的诸位,古世家的誓言,难道都是放屁吗?”

    赢江等人一听,顿时无言以对,心中想反驳,却也无力,当初法道立下,古世家便与法道抗衡。

    最后更是以圣道武器,布下圣道大阵,堵了学宫的们,差点掀起一场毁天灭地的大战,还是秦墨进入圣道大阵,一己之力破阵,方得始终。

    那时古世家无奈之下,只能加入法道运转,但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更何况是赌定的,现在古世家联合道门和诸学派,要求更改法道章程,自然是背信弃义的行为,争下去只是打自己的脸。

    跟学宫争还好,可跟二丫争就是没脸了,要知道办成此事的就是她父亲,她自然有资格代替她父亲说教古世家了。

    更何况,古世家的年轻一辈当年都被二丫欺负的那么惨,怎么可能辩论的过她呢?

    道门的一行人见到古世家歇菜了,立马脸色不好,一名弟子站出来,道:“殿下此言差矣,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法道不断修订,因时势而变,如今佛门大势崛起,威胁南北两域,若是让他们那些南北两域,将席卷中州,到时候再商恐怕就迟了。”

    “你是在威胁我吗?”二丫冷冷的盯着他。

    “不,我不是在威胁,只是阐述事实。”道门弟子道。

    “你叫什么?”二丫突然问道。

    “贫道玄苦。”那弟子自我介绍。

    “玄苦?什么鬼名字。”二丫毫不在意。惹的道门弟子一阵愤怒,却被姜寒霜弹压了下去,“想当年我爹没有妥协,我也不会妥协,学宫更不会妥协,这法是天下人的法,无论道佛,还是古世家,都休想超然于法道之外。”

    “殿下有乃父风骨,值得敬佩,只可惜,殿下并无乃父实力,恐怕无法镇压佛门吧!”玄苦笑着道,“没有道门相助,仅凭南北两域,如何抵抗佛门?”

    说话间,他看了看一旁的古世家众人,意思很明白,古世家显然也是不会出力的,“难道要让人族彻底毁灭,殿下才罢休吗?”

    “此一时,彼一时,殿下要懂得退让才是。”玄苦微笑着说道,“只要给道门超然地位,灭佛指日可待,法道依旧是人族之法。”

    见他侃侃而谈,正在吃饭的老学究非常闹心,恨不得一甩筷子,跟他争个高下,法家等人更是怒不可歇。

    二丫却不为其扰,平静道:“是人族之法,却不是道门之法,却不是古世家之法?那要这法何用?压制子民,护你道门和古世家吗?”

    “道门弟子恪守戒律,绝不会做那大奸大恶之事。”玄苦正义凛然道。

    “承诺要是有用,还要法作甚?”二丫冷笑道,“想当初这些人,还不是屈服我爹之下,许下承诺,甚至签订了协议,现在还不一样从中作梗?”

    二丫越说越激动,“以前我不知道,我爹为什么要立下法道,可现在我知道了,就是为了约束你们这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古世家和道门!”

    “殿下说破天也没用,若是殿下能够改变如今的局势,我们立即退出中州。”玄苦一句话,封了二丫所有的退路。

    二丫正要开口,站在一旁打酱油的秦墨拍了拍她的肩膀,传音道:“跟他废话那么多作甚,手底下见真章。”

    二丫愣了一下,立即平静了下来,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今日若能战胜我和这个糟老头,给你们超然地位又如何。”

    “哗”的一声,大殿哗然,正在吃饭的道一和莫邪,惊的差点把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

    他们得到消息,说二丫回来了,但这消息里,却并未透漏秦墨的实力,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出。

    满以为二丫只是出来搅搅局,气古世家和道门一番,却没想到这小丫头气头一上来,竟然动真格的了。

    按照学宫的意思,它们就是一个字,拖,绝不会给道门任何机会。

    老学究们也被吓住了,商君把筷子一丢,顾不得形象,走过去道:“小姑奶奶,你这可不能乱来啊。”

    “我不是乱来。”二丫笑了笑,道,“法道是我爹立下的,我自然也有话语权,而且是最大的话语权,想当初我爹为了法道,进圣道大阵,今日我便给他们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他们能战胜我,哪怕把他们家的老祖请出来战胜我,都算他们赢。”

    二丫说着,扫了他们一眼,“但他们若是输了,日后古世家再敢提及此时,就别怪我不念当年圣皇恩德,见一个,灭一个,而且,你们相助南北两域,抵挡佛门入侵。”

    此话一出,众人才知道二丫不是说笑,真的要与古世家和道门摊牌,但这次依旧只有古世家才能出手。

    二丫也不傻,虽然她还有底牌,但也知道无法抗衡古世家,但一想到身边这糟老头,她便放心了,不用白不用,要赌就赌大的。

    站在大殿内,一直不发话的姜寰虚却皱起了眉头,心道:“想当初她爹在的时候,竟干那种我猜不透的事情,现在到好,秦墨走了,来一个秦二丫,难道我这一辈子都要活秦墨的阴影之下了?”

    不等道一和莫邪反对,姜寰虚走了出来,道:“我古世家接了,殿下选个日子,三战定胜负。”

    姜寰虚也不傻,决定先试试二丫的虚实,定了个三战,而不是一战。

    见到大势已定,莫邪和道一也是无奈,道一赶紧说道:“既然是三战定胜负,除了小师妹之外,小师妹也可请帮手。”

    “既然要赌,算上我道门可好?”姜寒霜也站了出来,“五局三胜如何吧。”

    PS:定时更新,每天十二点和下午七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