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五十二章,有惊无险

    那罗盘上的紫色光点显现之处,正是秦墨所在的悬崖底部。

    不知过了多久,秦墨身体周围散发的紫色光芒终于渐渐隐去,那悬浮着的红色葫芦,也化作一道红光,欢快的窜入他的眉心。

    一个时辰后,秦墨的手指动了动,睁开了眼睛,本以为会出现的疼痛,却没有出现。

    秦墨坐了起来,发现身下软软的,他赶紧站起来,借助微光,他看到的是一个被他坐扁的头颅。

    扭曲的面容,和那不甘的神情,似乎是在告诉他,这人死不瞑目。

    被砸扁的人,自然是厉天,只是秦墨却来不及管他,心底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毫发无损?

    虽然境界没有增长,但他却发现体内的元气十分充沛,而且本来不稳的境界,此刻也十分稳固,随时可以突破第七十三个穴窍。

    “难道我的恢复能力,居然这么强?”秦墨想到那次死亡后,所发生的一切,之后他身体的自愈能力,就十分强悍。

    他又哪里知道,即便以他的自愈能力,从这悬崖上跳下来,也不可能恢复过来。

    在坑洞里鼓捣了好一阵子,秦墨这才把那件蓑衣从厉天的身体上扒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宝物,可光是能隐身,防御力还如此惊人,就能想象,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宝物。

    确认已经被砸扁的厉天死亡后,秦墨还是发起了善心,将整个深坑掩埋了起来。

    很快,一座没有坟包,也没有墓碑的坟出现了,只是任何人走过这里,都不会想象这里会有一座坟吧。

    厉天或许也曾想过很多死法,只是他永远也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会是被这么憋屈的砸死的。

    谁知道呢,反正秦墨是不喜欢呆在这个鬼地方,而且他离开锤石部落太久,必须返回了,要不然就有人会怀疑。

    离开崖底时,秦墨十分小心,因为他感觉到了危机,只是从他离开,到走出悬崖底部,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那些可怕的毒虫,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有惊无险,秦墨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山间,只不过此地却并不是锤石部落的猎区,而是九大部落中,一个叫翌日的部落猎区。

    有了方向之后,秦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途中他已经知道了这蓑衣的使用方法。

    只需要把元气输入进去,这蓑衣就会自行运转,配合他那可以隐藏气息的神狱敛息决,便可以做到完美隐身。

    很快,他回到了锤石部落,见到族人们都还安好,秦墨赶紧回到了自己的石屋。

    他离去之前,曾经告诉分配食物的战士,说他要闭关,时间不定,在他未出关时,不需要送食物进来。

    当时,部落正处于艰难时期,这战士还以为少族长以身作则,便也没有继续送食进来。

    两月的时间,已经是一个开窍战士能够抵挡饥饿的极限,而恰好,秦墨在两月的最后一天归来。

    他刚进入石屋,便有人开始敲门,来人正是那位负责送食的战士,当见到秦墨虚弱的面容时,心中不由感动,少族长真的变了,不但没有以往的娇纵跋扈,更是知道与部落同甘共苦了。

    “少族长,吃点东西吧。”战士背着一箩筐干肉,他从中挑出了一大块腿肉递给秦墨。

    秦墨的虚弱,自然是装出来的,闭关两月,要还是常人之色,未免会引人怀疑。

    他接过了干肉,道了声谢,并且问及了最近情况后,再次关上了石门。

    距离三个月禁制狩猎的限定还有一月,但秦墨却很清楚,厉天已经死了,限定自然也就解除。

    但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部落,更没有出去继续打猎,而是躲在石屋里,继续稳固自己的境界。

    也就在第五天,正在养息的秦墨,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传来,他立即将境界完美隐藏起来,只显露出一个穴窍,便像旁人一般,走出了石屋,脸上显得十分惊恐。

    也就在那一刻,秦墨感觉到那股恐怖的气息迅速笼罩着他的身体,但他没有曝光实力抵抗,脸上变得越加惊恐,但却支撑着身体没有瘫软在地,浑身颤抖的站着,而后在那股气息的压迫下,终究是瘫软了下来。

    这股气息的主人,正是厉天的护道者,那次来锤石部落的老人。

    他此时浑身破破烂烂,身上到处都是伤口,但即便如此,他依旧如此强大,而他来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寻找那个杀死厉天的凶手。

    事实上,在那天去到悬崖上时,他就知道厉天死了,因为他身上有厉天的命牌,还在他和猿魔兽大战时,厉天的命牌就碎了。

    在他心神不稳之际,猿魔兽冲开了玄水大阵,斩杀了天妖部落的数十位强者,而后开始追杀他。

    若不是他有些手段,恐怕连他也得死在那猿魔兽手中,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受了了重伤。

    可即使受了重伤,也不是锤石部落能够招惹的。

    “秦霖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秦霖带着一众强者走出,脸色很不好。

    若是这老者发狂,要提前灭了锤石部落,他们根本无法抵挡。

    老人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远处石屋外,瘫软在地的秦墨,似乎是在探查什么,只是片刻,便失望了起来。

    他在秦墨眼中看到了恐惧,看到了不甘,更看到了愤怒,可就是没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东西。

    然后,他的目光这才落在了秦霖身上,那股恐怖的压力,差点让秦霖拜倒在地,但秦霖依旧却硬生生的挺了下来,哪怕浑身的骨头“咔咔”作响,也依旧没有屈服。

    打量了秦霖很久,老人失望了摇了摇头,然后目光扫向锤石部落的每一位强者,似乎是没能找到想要的东西,便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锤石部落,朝隔壁的霜叶部落而去。

    秦霖深吸了一口气,一众强者亦是如此。

    他们不知道,在石屋前,秦墨也同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以他现在的实力,配合神狱敛息决,这老人想让他如此狼狈,根本不可能。

    但在老人的气息出现的一刹那,秦墨便做出了反应,他已经准备了五天,就是在等待着老人,或者来自天妖部落的强者。

    厉天死了,他相信天妖部落肯定有办法知道,所以他才如此着急的赶着回来,如果他不在,锤石部落肯定会有大祸。

    但秦墨依旧没有站起来,而是趴在地上,显得十分狼狈。

    也就在此时,那老人又出现了,他的目光首先锁定的还是秦墨,见到秦墨依旧趴在地上,脸上还是那副表情时,便又离开。

    如此反复了几次,老人这才真正离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