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十五章,高不过天

    人族自六代圣皇起,凡是陨落,都会撒下圣皇道果,而所谓的圣皇道果便是圣皇的血液,也是圣皇留给人族的最后遗赠。

    北辰地皇焦急,并不是因为这圣皇道果一定可以造就出一名圣皇来,相反从第六代圣皇撒道果开始,从未有人族真正能够因为圣皇道果,证道圣皇。

    而圣皇是人族的天,是人族的地,圣皇道果自然不容有失,这才是北辰圣皇如此恼怒的原因。

    一旦这道果落入异族手中,对于人族来说,便是族耻,一万年都难以洗刷。

    如今,第八十一枚道果下落不明,由不得北辰地皇平静,人族若是连这圣皇留下的道果,都无法保存,那便不配被历代圣皇所护佑。

    “天鉴司听令!”北城地皇说道。

    “属下在。”天鉴司点头。

    “我命你持乾坤罗盘,哪怕是搜遍诸天万界,也要将第八十一枚圣皇道果找回来。”北辰圣皇命令道,“若是落入异族手中,你便以死谢罪吧!”

    “诺。”天鉴司应答,没有丝毫犹豫。

    待到天鉴司离去后,北辰圣皇却依旧没能平静,他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圣皇宫内。

    玄黄大城外,有一座山。

    这座山,不知高多少丈,却延绵数万里。

    在这山上,时不时的会传来郎朗的读书声,透着一股磅礴的浩然正气,直冲云霄。

    穿过云层,可以看到这座山上,楼宇层叠,一座座恍若是仙境一般,也就在此刻,一道声音自虚空中走出。

    山中的读书声戛然而止,只听到山中的人,突然齐声道:“见过北辰地皇。”

    这人正是北辰地皇,他简单的还了一礼,而后落入了山顶的一座平台上,只是片刻这山中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山顶的平台上,盘坐着一位老人,鹤发白须,身上却穿着粗布麻衣,北辰地皇的出现,并未让这老人惊讶。

    这老人反到是平静的睁开眼睛,开口说:“来了。”

    “北辰,见过夫子。”北辰地皇拱手一礼,难以想象一位人族最强者,居然会对眼前的老人行如此之礼。

    “可是为圣皇道果而来?”老人问道。

    “请夫子解惑。”北辰地皇盘坐在地,脸上全是恭敬。

    这位老人是这座山的主人,也是整个人族如今辈分最高的人,因为他是轩辕圣皇的老师,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轩辕圣皇证道后,便在这座山上,建起了一座学宫,名为稷下。

    稷下学宫中,从此就多了这么一位老人,世人只知道轩辕圣皇年少时,问道于这位老人,却不知道这位老人到底活了多长。

    世人称他为至圣先师,而前来稷下学宫求学者,则称他为夫子。

    北辰地皇还是人皇境时,曾问道于夫子,只是一言,便让北辰地皇茅塞顿开,得成地皇果位。

    轩辕圣皇在时,有人曾问及夫子境界,圣皇答曰:“高不过天,深不知处……”

    若不是坐在这座山的最高处,或许所有人都会认为夫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儿,即便北辰地皇也是如此感觉。

    但真正面对夫子,即便是北辰地皇,也感觉云里雾里,看不透也猜不透,要不是清楚每一个纪元,只有一位圣皇,北辰地皇也会误以为夫子便是圣皇。

    “此是第几年?”夫子却问道。

    “圣皇陨落,第八纪元十万年已过,乃是第九纪元的新年。”北辰地皇回答道。

    “你瞧我这老糊涂,都忘了,轩辕归天了。”夫子拍了拍脑袋,突然问道,“百族打到哪了?”

    “不过玄黄大界。”北辰地皇说道。

    “哦,难怪这天,每天都轰隆隆的响,震的老头儿耳膜发痛,觉都睡不好了。”夫子叹了口气,“哎,这天,什么时候才能平静下来啊。”

    “九代圣皇出世时,便是这天平静之时。”北辰地皇自信道,似乎忘记了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圣皇道果的事情。

    “九代圣皇啊?”夫子有些疑问,“老头儿帮你掐指算一算。”

    北辰地皇不说话,但却掩饰不住心底的激动,他知道夫子能力,当年他说轩辕能够正道圣皇,然后轩辕果真就证道圣皇了。

    “咦,怪了。”夫子疑惑的摇了摇头。

    “难道连夫子也算不出来?”北辰地皇微惊。

    “老头儿又不是圣皇,怎可算尽天机?”夫子撇了撇嘴,一脸不耐烦道,“那道果不用寻,寻也无用。”

    北辰地皇本有些失望,听到后面那句,便又问道:“为何?”

    “为何为何,你哪来那么多为何?老头儿累了,要休息了。”夫子一脸疲倦。

    “请夫子解最后一惑,道果可有落入异族手中?”北辰地皇问道。

    “有。”夫子点了点头,却紧跟着摇了摇头,“没有。”

    北辰地皇捏着拳头,要不是眼前这位是夫子,他肯定一拳头砸过去,什么叫有,又没有?

    “妙哉,妙哉。”夫子突然微笑道。

    “何意?”北辰地皇继续问道。

    夫子没有说话,却眯起了眼睛,还没等北辰地皇继续发问,便打起呼噜,和寻常部落的老头儿没有半点分别。

    北辰地皇很失望,只得悻悻离去,他知道夫子一旦睡觉,那就是圣皇轩辕亲自来临,也都叫不醒。

    可见过夫子后,北辰地皇,却安定了许多,他想到了夫子的那句“妙哉”,夫子从来不会说废话,夫子说话,必然是有道理的。

    ————————

    南域,黑石山脉。

    大半月过去,那水潭依旧是所有古兽的禁地,而此时在潭边却躺着一个浑身**的人族少年。

    他身材消瘦,身上肌肤白皙无暇,恍如未尽人事的处子。

    一阵冷风吹过,少年突然睁开眼睛,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闪亮,他盘坐起来,目光中全是疑惑。

    不知过了多久,水潭边的少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身上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此人正是秦墨,他不知道那一箭射进魂魄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秦墨却发现体内有十颗星辰在运转。

    这十颗星辰闪亮无比,正是他没有开启的穴窍,若不是记忆里清晰的记得当时所发生的一些事,秦墨还以为这是做梦。

    最重要的是,他不但没有死,而且变强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