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263章,紫血(上)

    秦墨叹了口气,“更何况他自己想走,留也留不住,他的心是向佛的心啊。”

    道一知道说的是东鉴,没有发表评论,两人一路下了山,往后山走去,他看的出来,秦墨阻拦西域地皇,只是为了挽回学宫的面子,并不是为了帮助道门阻挡东鉴的离开。

    能让一位地皇服软,这世上现在也只有秦墨能做到,虽然这办法有些“无耻”,却维护了学宫的面子。

    “小师叔这回回来不走了吧?”道一问道。

    “等修为恢复再说。”秦墨回道。

    道一一听,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以前天大的事情,都有老师顶着,老师走了之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扛着,那种压力只有他自己明白。

    可现在秦墨回来了,虽然他的修为不怎么样,可他毕竟是老师的师弟,他们的小师叔,给他分担了很大的压力。

    尤其是今天的事情,换做他一日,真的只能无奈的让西域地皇带东鉴走,无论他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这天下大事,小师叔如何看待?”沉默了片刻,道一又问道。

    “你以前没这么多问题的啊。”秦墨定住脚步回过头看着他,“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道一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随即不再多言,这时候他们正好走到夫子的草庐前,巨大的瀑布声掩盖了一切的声音。

    “老师离开后,我每日都会打扫这里,一切的摆放,都还是和原来一样。”道一站在草庐前,有些怀念。

    以往夫子在时,他们每日早晨都会前来问安,可现在不一样了,让人有些伤感,比起醉心于各自兴趣中的其它师弟,他可要难受的多。

    见秦墨看着草庐不说话,道一说道:“小师叔稍事歇息,我去跟晓蝶说下,让她多准备点饭菜。”

    秦墨“嗯”了一声,等道一离开后,便推开了草庐的门,里面的所有摆设都跟之前一样,他也只来过一次而已。

    “你这死老头,走了一了百了,留着我给你收拾烂摊子,现在世界大乱,我才懒得给你收拾呢。”秦墨骂骂咧咧的走了进去。

    瞎逛了一会,觉得很无聊,便走到了床边,他记得之前夫子一直是在这里打盹的,便躺了上去。

    说来也奇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床在躺上去之后,秦墨感觉透心般的凉爽,他立即盘坐了起来。

    修为恢复之后,他的身上的创伤依旧存在,他缓缓的内观体内世界,发现这一万丈的地方,却是一片狼藉。

    好在一切都还在,那把剑依旧蕴养在体内世界的土地中,鸿蒙古蚕跟死魔虫算是循环的供养关系,已经陷入了沉睡。

    看到那个大茧,秦墨都忘了鸿蒙古蚕已经几次脱变了,却没有太关注它,无论它日后是不是能够化蝶,都不是很重要。

    到是三大血脉让他感觉很离奇,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且体内运转的血脉,只是普通的血液而已,不带有任何意思一丝的气息。

    “不会消失了吧!”秦墨想到自己当初那三血合一的一刀,有些慌张起来,如果三大血脉都消失了,光以现在的血脉,这一辈子别想突破圣王境界。

    “没有消失,没有消失。”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只见体内世界里竟然走出来一人。

    秦墨吓了一大跳,因为来人竟然是孙月星,但他走进时,秦墨又松了一口气,这个人并不是孙月星,只是相貌一样,境界一样而已。

    “你居然把他给夺舍了!”秦墨有些意外,这披着孙月星的皮的人却是一尘子。

    “托你的福。”一尘子苦笑道,“你当时那一刀劈出之后,你的体内世界都快崩溃了,感觉就像世界末日一样,还好最后稳定了下来,我跟他争夺了很久,虽然他的境界很高,但被你镇压着,又是偷袭,最后险些成功了。”

    “空之境界你能够熟练的运用?”秦墨问道。

    “不能。”一尘子摇了摇头,“我现在只能勉强保持空之境界不堕境,毕竟我不是他,没有那么深的领悟,不过给我时间,迟早会成功的。”

    “不是空之境界就好。”秦墨也松了一口气,他很担心如果一尘子能够动用空之境界的力量,会不会反手给他一刀。

    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一尘子说道:“你放心吧,虽然我已经没有了禁制,可你也完成了你的承诺,前些时候的过节,算是两清。”

    秦墨还是很怀疑,却问道:“你刚才说,我的血脉没有消失,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互相吞噬了,现在就在体内世界深处!”说到这里,一尘子有些激动,“我从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事情。”

    听完,秦墨立即感应了起来,果然在体内世界这一万丈大陆的深处,有一股熟悉而惊人的气息传来。

    “谁赢了?”秦墨问道。

    “这才是最惊奇的,我以为神魔的血脉会占据上风,却没想到是人族血脉吞了其他两大血脉。”一尘子一脸激动,“没想到,人族的血脉居然会这么强!”

    秦墨召唤不出现在的血脉,但听到一尘子的话,到是放心了不少,他确实也有些惊讶,心道:“不知道被吞噬之后,还能不能动用源血和神魔血脉的神通,若是不能动用,可就真亏大了!”

    仔细查探了体内世界一番,确定世界稳固,该存在的东西都还在,这才放心了下来,便回归了身体。

    不一会儿,一尘子被他放了出来,看到外面的世界,一尘子顿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秦墨则是警惕的观察着他,心想,他如果真的敢乱来,他立即动用祖龙脉的力量,把他给镇压起来。

    但他没想到,一尘子真的没有觊觎他的意思,即便出来了,看他也透着几分敬畏的表情。

    “你日后准备如何?”秦墨问道。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去这个世界好好游历一番。”一尘子一脸向往道,“但如果你想让我留在你身边,我也没有意见。”

    秦墨有些意外,笑道:“你还是走吧,日后最好不要为敌,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即便完全领略到空之境界的风采,也绝对不敢与你为敌。”一尘子笑着道,“身为解石者,我感应得到你与很多人都不同,与你为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日后若是用得着,尽管吩咐。”

    不管他这番话是真是假,秦墨都没有留他吃饭的意思,给了他一个铭牌,便把他送了出去,以他现在的境界,只要不遇到地皇,基本上哪里都可以去的。

    感觉到那透心的凉爽,秦墨立即查探起了夫子的床,却发现跟普通的床没有什么区别,可那种凉爽感觉却依旧存在,不但缓解了他的伤势,甚至有助他突破境界的意思。

    “这个老鬼,还真是会享受的很啊。”秦墨搞不懂夫子弄的什么,但对于夫子来说,恐怕这缓解伤势的能力,还不如那透心凉呢。

    到了晚上,道一准时的前来喊他吃饭,整个后山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人,分别是道一和四先生吴子道,以及叶晓蝶这个小师侄。

    对于东鉴的离去,谁也没有发表看法,学宫向来都是这样,想来可以的留,想走绝不挽留,一切顺心。

    但如果有人想强行从学宫带人走,就得问问学宫同不同意了,这也是道一为何会阻止西域地皇的原因。

    最后东鉴自己选择了离开,学宫绝对不会阻拦他。

    饭桌上,几人都是有说有笑,谁也不提过去发生的事情,就连道一也变得和平常一样,只是并不开玩笑,说到好笑的时候他会陪着笑一笑,就像从前一样。

    晚饭过后,道一一路把秦墨送到了山上的草庐前,问道:“伤势如何?”

    “没什么大碍。”秦墨回道。

    “学宫里还是有些资源的,如果需要炼制什么丹药,尽管跟我说,直接从学宫里取就好了。”道一说着,干脆给了秦墨一面令牌,道,“这是通往学宫秘境的钥匙,学宫所有的积蓄都在里面,老师走了,理应给你保管。”

    秦墨却没有接受,回道:“等我伤势好了,我要离开这里回南域一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所以,还是你来打理学宫吧。”

    道一点了点头,拱手一礼,道:“那就不打搅小师叔休息了,有什么吩咐,尽管喊我就是。”

    秦墨微微颔首,等道一快走到台阶前,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喊道:“你稍等一会,我有事跟你说。”

    “小师叔尽管吩咐。”道一回过头道。

    “学宫不参与中州的内斗,但如果有人前来挑事,直接乱棍打出去,另外,明天正式开学吧,发一道通知,愿意回来的,继续上课,不愿意回来的,也不强求。”说到这里,秦墨想了想,“再扩招一批新的学徒。”

    看到道一愣在原地,秦墨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道一拱手一礼,笑着道,“师侄领命。”

    几日后,道一发下通知,学宫正式开学,这次开学与上次不同,上次是要求离去的学子过来,而这次不仅仅是要求,而且还新招一批学子。

    这个消息立即传遍了整个中州,并立即向四大域传播而去,听到这个消息的人表情却各不相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