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7章,九幽魔犼

    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

    那时恰好有一股劲的海风吹来,云烟四散,在彩色的云海中时隐时现,瞬息万变,犹如织锦上面的装饰图案,每幅都换一个样式。

    这一刻天与海连成了一片,好像来到了一个金色王国,天地只剩下这一轮红日,它就像那世界之王。

    那一刹那,秦墨突然有一种作诗的冲动,比在渭水河畔,比在入海口时,更加,他体内的世界也因此而涌动了起来,像是要伴随着这红日高升,而开泰为王。

    姜寒霜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墨:“这个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刻要突破了,这博大的气息,只是开泰为王吗?”

    “吼”一声巨啸传来,打断了秦墨的所有灵感,震动了整个天地,在那太阳之下,在那海底,缓缓浮现出了一头巨兽。

    身长数万丈,虽是鱼身,却披着一层厚厚的红色龙鳞,腮边的鱼翅展开,如同大鹏的翅膀。

    鱼尾平展如扇,却拉长了数百丈,头顶也生着翅,却如同一顶王冠,透着可怕的威压。

    但恐怖的却是鱼头上那九颗黑洞,不停的旋转着,散发着一股令人无法抵御的魔力,连姜寒霜都是一阵失神。

    它出现在海面,那一轮红日成为了它的衬托,海水分开,形成了一条万丈深的道路,它缓缓的御空游了过来,那股压迫感也越来越强,竟让秦墨有些双腿发软。

    “十一星皇兽,九幽魔犼!”姜寒霜嘴巴打着颤,“这回我们玩大了!”

    她是恐惧,因为这是最可怕的古兽之一,渭水河中那那头太一比起它来,简直一个是天上,一个在地下,只能仰视。

    那打断秦墨突破的啸声也是这九幽魔犼所发出,此时秦墨的恐惧源自于内心,尤其是看那鱼头的旋窝。

    “那是它的眼睛,不要看它的眼睛,那会让你失去所有的战意!”姜寒霜提醒道。

    秦墨不是不愿意收回目光,只是他看到那旋窝时,不由的深陷了进去,就好像进入了泥潭,越想脱离便越是深陷。

    “轰隆”一声巨响,西方突然海啸漫天,足有数万丈高,一道金色的身影站在海啸之上,俯视着日出下的九幽魔犼,似是在示威。

    两股威压交织在一处,让秦墨与姜寒霜脸色更加难看。

    “它其实早就知道了,从黄金巨猿踏入它的领地时,它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有出现!”姜寒霜颤抖着说道。

    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那股压迫感,此时重伤的她,也难以抵挡,秦墨更是不支了。

    “你说,这东海郡都是它的领地?你说,它一直关注着黄金巨猿,只是在犹豫要不要出来?”秦墨一脸惊悚。

    姜寒霜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脸上露出了苦笑,他们想算计黄金巨猿和皇兽,却不知道皇兽其实也在算计他们。

    “东海郡,不是人族的东海郡吗?”秦墨很是不解。

    “那不过是个笑话,东海郡是古兽的东海郡,是这头九幽魔犼的东海郡。”姜寒霜脸色十分难看,“平日里它不出现,只是忌惮于人族的更强者,但现在它出现,这里的一切都是它的,没有人能够侵犯!”

    “我们也是它的?”秦墨问道。

    “没错,是它的食物!”姜寒霜知道跑不了,因为她被两股强大的气息锁定。

    秦墨不由胆寒,身体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不是他怕,而是这力量实在太强,即便突破人王,也没有资格与之战斗。

    秦墨突然展开了风雷之翼,说道:“我们跑吧,我的翅膀有虚空之力,让他们战斗就是!”

    姜寒霜有些惊异的看着那对翅膀,却又苦笑道:“跑,往哪里跑?我们已经身在他们的领域中了,你跑不掉的。”

    秦墨看向四周,感觉到所有虚空都被封锁了起来,脸色顿时很难看。

    就在此事,九幽魔犼与黄金巨猿都停了下来,他们互相对视着,却没有立即动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头黄金巨猿不对劲,绝对不是猿类进阶的!”姜寒霜突然发觉不对劲。

    “哦,何以见得?”秦墨问道。

    “因为他不敢开口,而是用念力与九幽魔犼交流,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他绝对不是古兽!”姜寒霜肯定道。

    “不开口,就不是古兽?”秦墨觉得十分荒谬。

    “黄金巨猿有一种闭口隐术,若是要潜入玄黄大陆,只需要将玄黄大界破开一个小口子,而后施展闭口隐术,就能不被人族的强者发觉!”姜寒霜说道,“只是人皇又怎么可能破的开玄黄大界,况且还有盘古斧镇守!”

    “你想说什么?”

    “这头黄金巨猿不是真身,而是分身,只有古祖才能破开玄黄大界,在盘古斧不注意的情况下,降下分身落到玄黄大界里来。”说到这里,姜寒霜突然冷冷的盯着他,“黄金巨猿古祖分身降临,是为了杀我?”

    秦墨顿时哑然,一脸憨厚的笑道:“如果他开口说话,是不是就会惊动人族的强者了?”

    “本皇宰了你!”姜寒霜一巴掌呼了过来,可没呼到秦墨脸上,又停了下来,手颤抖着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连黄金巨猿的古祖都要杀你?”

    “我是冤枉的。”秦墨一脸无辜,却发现姜寒霜抬起手,狠狠的呼了下来,立即打住道,“不是,不是,我不冤枉,不冤枉。”

    姜寒霜停下手,问道:“你做了什么!”

    秦墨苦笑,道:“我就是杀了一头黄金巨猿而已,至于这么小气吗?”

    “咝”姜寒霜倒吸了一口凉气,怒视着道:“在哪里杀的,什么级别?”

    “至尊古路。”秦墨干脆都承认了,“七绝而已。”

    “你这个蠢物,你把老娘害惨了!”姜寒霜气的浑身直发抖,“你敢杀他的子孙,他上天入地都要杀你,你……你……你……”

    “表姨你可千万别放弃啊,不然真的没希望了。”秦墨安慰道。

    姜寒霜气的无言以对,觉得这一辈子真是命苦,遇到姜寒玉那个贱人被坑惨了,遇到她儿子现在连命都要丢了。

    “要想活命,也不是没有办法的。”眼见着两大恐怖存在逼了过来,秦墨急中生智,直接祭出了长生棺,抓起姜寒霜的手,道,“你我合力催动长生棺,死都不出来,让他们打个够!”

    姜寒霜愣了一下,她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什么棺椁,只是她得到了也没法催动,因为没有源血。

    “你放开!”姜寒霜一把将他的手打掉,道,“要我怎么做?”

    秦墨当即钻进了长生棺,道:“进来,借我点元气,强化源血!”

    姜寒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钻了进去,棺盖盖上,立时一片黑暗。

    “吼”一声巨啸,九幽魔犼动了,速度如电,一瞬间便到达了棺椁旁,显然是谈不拢,要开战了。

    那黄金巨猿见秦墨与姜寒霜进了棺椁,眉头皱起,眼见着九幽魔犼要夺走棺椁,他一棒子便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九幽魔犼尾翅一甩,便与棒子撞在了一起,谁想到那恐怖的棒子,竟然直接被震了回去。

    趁着黄金巨猿还未反应过来,九幽魔犼张口,便想要把棺椁吞下。

    “哔”天空传来一声厉啸,不知何时黄金巨猿消失,化作了一头大鹏,猛的朝九幽魔犼抓来。

    见此,九幽魔犼立即放弃了吞下棺椁,头上的九个旋窝中,突然迸发出恐怖的乌光,直接穿透了虚空,朝黄金巨猿落去。

    眼见着乌光就要落在大鹏鸟身上,这大鹏鸟眨眼间消失不见,那乌光却落了空,却把虚空搅的像是一团浆糊,连规则都崩乱了。

    两方大战,掀起惊天的海啸,好像要把天都淹没了一般,世界一片汪洋,却是谁也不让谁。

    尽管黄金巨猿擅长战斗,可有大海为依托的九幽魔犼却一点也不逊色,那吼声将周遭一切生机断绝,连黄金巨猿都被吼的身体开裂,浑身溢出金色的血液。

    短暂的沉寂,黄金巨猿如火山一般爆发,擎天一棍落下,当即砸在了九幽魔犼的头上,轰灭了九个旋窝中射出的乌光。

    “轰”的一声,九幽魔犼被砸落海中。

    长生棺内,秦墨是目瞪口呆,姬浩然与姜寒霜的那一场大战,比起这场大战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即便有姜寒霜的元气相助,秦墨的源血得到强化,长生棺的符文被催动了小半,却还是感觉到气血翻涌,好像天崩地裂了一般。

    眼看着九幽魔犼落败,黄金巨猿浑身是血,姜寒霜不由激动道:“就是现在,赶紧跑!”

    “不行,还不是时候。”秦墨摇了摇头,“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九幽魔犼还没有败,只是在蓄力而已!”

    “本皇都不敢有这种猜测,你凭什么去猜测?”姜寒霜有些恼怒,因为机会只有一瞬,错过了就没有了。

    “直觉!”秦墨回了两个字,“只能赌一把!”

    “你……”姜寒霜气急,却催动不了棺椁,不然早就把秦墨无视了。

    秦墨却不说话,也没有笑,而是冷静的观望着外界的一切,等待着机会。

    黄金巨猿似乎放松了警惕,从空中落下,大手抓向了棺椁,就在那一刹那,海面突然卷起巨浪,化作万丈的龙卷,朝棺椁而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