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7章,阿弥陀佛

    客栈内那么多的来访者,秦墨不可能一个都不见,在掌柜的再三请求,并且免了他日后所有的房钱后,秦墨终于决定见客了。

    不过,来见秦墨的大多数都是说客,为什么说是说客?因为来的都是古世家的帝尊,竟然是想邀请他成为古世家的客卿长老。

    一位未来的文圣若是能够成为古世家长老,自然会为古世家造出不小的势来,最重要的是文圣的气运。

    这就和开创出一部战法一样,一旦流传出去,战法的开创者自然会得到一份气运的,但人族中除了圣皇和少数的强者外,谁也不会把战法轻易流传出去,因为战法乃是一个家族或者部落的底蕴。

    文圣的文章就不一样了,如夫子教化人族一般,这教化的大气运,自然是归了夫子。

    也许文圣不如夫子,但当底蕴真正积累起来,写出的文章越来越多,这气运自然也会越来越深厚。

    有一位文圣坐镇,这世上除了稷下学宫这种庞大的势力外,又有谁能够匹敌古世家呢?

    不过,古世家的邀请基本上都被秦墨拒绝了,唯有盘家得到了秦墨的一句承诺:考虑一下。

    这到不是因为盘家跟他有什么关系,而是因为盘家来的人是盘石,对于盘石秦墨印象还是很好的。

    而且,盘家乃是盘古母族之后,其底蕴在中州稳居各大世家之首,只不过盘家向来与世无争,很少会与其他古世家大打出手。

    古世家都没戏,那些普通的世家肯定就更没戏了,虽然觉得这位未来的文圣高不可攀,却也不敢对秦墨如何,毕竟有稷下学宫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在,谁又会退而求其次,选择古世家呢?

    除了古世家之外,巡检司的人也来了,秦墨万万没想到,黑白无常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查他的路引。

    秦墨到没有拒绝,而是把路引拿了出来,上面的名字写的依旧是秦墨,同样是来自南域。

    看到这路引,白夜和黑无也就清楚眼前这人是谁了,但想到对方未来文圣的派头,却把他可能是制造凶案的嫌疑排除了出去。

    毕竟这样一位文圣,又怎么可能是那命案的凶手呢?虽然排除了出去,但并不代表巡检司就这么放弃了。

    除了巡检司的黑白无常,包爽也来了,见到秦墨,他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你是他对不对?”

    “既然知道我是他,你还敢来?”秦墨冷道。

    “嘿嘿。”包爽灿笑一声,道,“看走眼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是至尊榜第一的秦墨呢。”

    “那为何你就走眼了呢?”秦墨问道。

    “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在武道和文道都有如此成就,真要是这样,天道也太不公平了。”包爽笑着说道。

    秦墨觉得天道很公平,如果他不是有故乡的记忆,又怎么可能有文道上的成就,不过包爽的话说的对,但也说的不对。

    “你不会觉得我会轻松的让你走了吧?”秦墨冷声道。

    “道友当然不会,不过,如果我告诉道友一件事,道友是否愿意跟我了结之前的因果?”包爽说道。

    “那就得看是什么事了。”秦墨面无表情。

    包爽说着,警惕的打量了四周一眼,最后凑到秦墨的耳边,说了几句,而后秦墨的脸色立即变了。

    “你说的是真的?”秦墨凝重道。

    “当然是真的。”包爽笑着道,“若是错了,道友日后大可前来找我麻烦,我宁愿得罪至尊榜第一的秦墨,也绝对不会得罪道友这样一位未来文圣的。”

    秦墨信了三分,因为包爽的话不能尽信,但他说的事情,确实让秦墨有些吃惊,而且有可能是真的。

    “因果已了,你还不走?”秦墨一副送客的表情。

    “不急,我还有一件要事与道友相商。”包爽说道。

    “什么事?”

    “道友可愿意同我一起,对抗东鉴?”

    “免谈!”

    “道友不考虑一下?若是让东鉴起来,吾人族必遭大祸,所以,越早除掉他便越好。”

    见包爽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秦墨还真不明白这家伙到底跟小和尚什么仇什么怨,如果他真的是一个顾忌人族大势的人,秦墨到还理解,说不定还真助他一把。

    但是,秦墨却觉得包爽并不是那种会顾忌人族大势的人,只是因为有什么利益与东鉴冲突,至于是什么利益,秦墨却推算不出来。

    “请吧。”秦墨指了指门口。

    “道友若是考虑好了,随时可以找我,结下这个善缘,绝对不会让道友亏本的。”包爽一点也不生气,拱手一礼便离开了。

    他刚离去没多久,客栈的伙计便来通报,道:“圣人,外面那些异端要见圣人,拦都拦不住。”

    秦墨不是圣人,伙计这般称呼,却是尊敬而已。

    “东鉴小和尚?”秦墨思忖了起来,“让他进来吧,只让他一人进来。”

    伙计不情愿的应了一声,便离开了,不一会工夫,外面传来东鉴的声音,道:“施主可在房内?”

    “门没关,进来吧。”秦墨说道。

    东鉴走了进来,好像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让人感觉蓬荜生辉,就好像见到了佛祖一样。

    “他不会真的想开创佛门普渡众生吧?”秦墨对佛门那一套不反感,但也并不喜欢。

    尤其是在这个世界,人族与异族大战,东鉴却要众生平等,就是要人族得打开玄黄大界,将异族放进来和睦相处,这可能吗?

    先不说人族已经占据了玄黄大陆这么多年,光是那互相的灭族之仇,都是不可能抵消的,岂是东鉴一句话,就能够改变呢。

    东鉴作了个揖,说道:“东鉴有礼了。”

    秦墨也欠身回了一礼,问道:“不知道友来此,所为何事?”

    “自然是了却因果。”东鉴一脸和煦的笑道,“之前施主那张路引,可差点让我们得罪了巡检司,这因果也该了一下才是。”

    “哦,道友何以见得那是我干的?”秦墨奇怪的问道。

    “我之道,寻的是那因果一线,施主造了因,自然就有果的线,无论施主变化之术如何神通广大,东鉴只需寻着这线过来即可。”东鉴笑着说道。

    “嗯!”秦墨脸色一变,问道,“道友想要如何了却这因果?”

    “施主乃文道大才,应当知晓吾传之道,若是施主愿意入吾之道,又何来因果呢。”东鉴微笑道,“施主与吾道有缘,日后必成一番功德。”

    “我要是不肯呢?”秦墨觉得有些好笑,“道友难道还要渡化我不成?”

    “施主说的哪里话,东鉴虽偶悟此道,却修学尚浅,比不过施主的,又怎敢妄称渡化?”东鉴摇了摇头,突然收起了笑容,认真道,“只是,施主真的与吾道有缘,东鉴这才诚意相邀。”

    “哈哈哈,小和尚,你是要我跟你去做那西方的阿弥陀佛,整日念那众生平等?”秦墨大笑道。

    然而东鉴听到他的话,却怔在了原地,突然合十一礼,恭敬道:“施主果真与吾道有缘,不然,又怎能随口道出如此禅机。”

    “什么禅机?”秦墨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阿弥陀佛。”东鉴说着,头顶突然闪现出几圈光轮,那是佛的慧光,乃是大道有形之象。

    秦墨脸色彻底变了,心道:“我不小心说了一个阿弥陀佛,竟然就让他有如此进益,这东鉴真是可怕。”

    但秦墨知道,真正可怕的不是东鉴,而是背后的天道,这佛门出现,似乎已成大势。

    只可惜出现在异族未灭之时,自然也就是人族的大祸了。

    “该死的天道,又算计我!”秦墨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错口说了出来,知道是中了算计。

    但同样也是因果循环,若不是之前那张路引的事情,怕也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东鉴即便说破嘴皮子,也不可能在他这里得到任何机缘,可就是一张路引,坏了大事,日后若是佛门崛起,引人族大乱,这祸事秦墨也得背上一锅。

    “施主似乎对我佛十分忌讳,不知为何。”东鉴的语气完全变了。

    这世上本来没有佛的,却因秦墨一个阿弥陀佛,现在真的有佛了,东鉴就是第一个佛。

    秦墨苦笑一声,指了指门口,道:“因果已了,请吧。”

    东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道:“前因虽了,后果已生,施主大德。”

    东鉴没有停留,径直的走出了房门,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到东鉴的那些话,秦墨暗叹了一口气,冷道:“小和尚啊,小和尚,你说的虽然没有错,可这佛出自我口,日后真要祸乱人族,却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他知道这段因果是彻底结下了,佛因他而生,虽是无意,却已经铸成,日后要了结这因果,也只有他来动手。

    想到以后,秦墨心底便一阵烦躁,到了晚上,该见的人都见了,不该见也见了,正准备养息静候明日的放榜,突然有人敲门。

    “兄台可在房内?”一道声音传来。

    秦墨愣了一下,苦笑道:“进来吧。”

    紧跟着,一名白袍青年推开门,手里拿着折扇,却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秦老弟瞒得我好苦。”

    来人自然是李白了,他也参加了考核,却不知道成绩如何,但看他的脸色,显然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PS:有点事,提前更了,可能就这两章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