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15章,牵线的木偶

    秦墨正疑惑,什么是道灵时,身后一道声音传来,道:“小师弟,你拉着这位道友作甚?”

    回头一看,只见大师兄站在他身后,一本正色的望着他,李天雀一见这位丹师坊的大师傅,立即躬身一礼,道:“见过大师傅。”

    “丹药到手,还不速速离去?”大师兄冷着脸说道。

    李天雀立时如释重负,赶紧抱拳离去,出了门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想到刚才那道灵的一些问题,不由的古怪:“不是说这些天道显化的道灵都会安守本分,这个丹师坊的道灵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脱离的天道控制?”

    李天雀摇了摇头,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天道如何会出错?

    不由的摸了摸怀中的补元丹,脸上露出了笑容,却将之前的事情抛诸脑后。

    外丹坊内,大师兄却不改颜色,道:“小师弟,身为丹师,要安守本分,可不要搞这些歪门邪道,若是过不了本月的考核,师父大怒下,将你降为学徒,可如何是好?”

    秦墨一怔,心想要是降为学徒岂不是更好,这样也就没有人管束他,便能够自由出入这丹师坊了。

    不过,面对这位大师兄,秦墨还是恭敬的一礼,回道:“谨遵师兄教诲,师弟绝不会落下功课。”

    “哎。”大师兄听了,却叹了一口气,背着手转身离去了。

    秦墨一头雾水,这回答大师兄难道还不满意吗?见周围的学徒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露出觊觎与嘲讽之色,不由眉头一皱。

    他看过去时,这些学徒都赶紧低头,各忙各的去了。

    “你站住。”秦墨叫住了走的慢的一名学徒。

    “小师叔何事?”学徒低着头,却是一脸晦气的模样,即便“李大牛”再不学无术,却也是十二弟子之一。

    这个名未除,便高所有学徒一个辈分,自然是不敢忤逆的。

    “师兄刚才说的考核是怎么回事?”秦墨却也懒得客套,直接切入了主题。

    学徒一听,却是看怪物一般,但见秦墨不苟言笑,恭敬道:“禀小师叔,每月例行一次考核,排出学徒名次,排名越高,便有资格得到师祖亲自传授,待遇也将提高不少,师叔们同样也有考核,却是师祖亲自出题,不及格者,都会被贬去身份,暂降为学徒历练,待到第二月……”

    说到这里,学徒抬头瞥了秦墨一眼,意味深长,“第二月若是还未通过考核,便永远降为学徒,另立一名亲传弟子。”

    “哦,你下去吧。”秦墨这才明白了为何这些弟子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原来是为了这个身份。

    问完话后,秦墨与师兄们吃完晚饭,便心事重重的走回了房间。

    大师兄抬头望着秦墨的背影,本想要叫住他,却是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摇头离去。

    “我竟然到了至尊古路,不是说,过了期限,便不能进入吗?”秦墨想到了自己的身份,“道灵?这是几个意思?还要受到规则限制,不能离开丹师坊!”

    想到今日李天雀以及那些进入丹师坊的强者对他恭敬的表情,秦墨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隐隐间推测出了一些事情。

    “这些家伙怕不是畏惧我,而是畏惧我背后那股可怕的力量。”他想到了之前想要耍心眼,被那股力量所震慑的情景,抬起头看着房顶,秦墨有些疑惑,“天道吗?”

    “这道灵虽然位置崇高,却似那牵线的木偶,被天道规则所限,如今我身为李大牛,即便进了这至尊古路,又能如何?”秦墨苦笑起来,暗暗的理清了一些头绪。

    他突然想到了那座古殿,想到了那些复苏的身影,这些强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都是逝者。

    “难道说……”秦墨突然有些明白为何自己会成为这至尊古路上的道灵了,“长生棺内的魔体,便是本应该逝去的事物,却被天道所感,摄去了古殿,我身具源血,源血又融合了魔体,如此才被识别为逝去……”

    秦墨渐渐的理清了脉络,虽然不敢确定,却有五六成的把握:“若真是如此,身为道灵,就真的只能够做道灵的事吗?那军功又是什么?为何人族与异族会如此和谐?不对……”

    秦墨回想起丹师殿内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他们虽然表面和谐,可实际上却暗怀敌意,只不过被迫于什么规则,而并未起冲突,尤其是不能在丹师坊里起冲突!”

    推算出这些,秦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所知道的至尊古路,乃是人族与异族的互相厮杀,那里可能这么和谐?

    若是不互相厮杀,这至尊古路又有什么意义?

    “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墨有些懊恼,每次到关键时刻,都会被打搅,这显然是天道冥冥中运转,感应到他已经超出了职权之外。

    第二日,秦墨照常起来,却没想到大师兄已经等在了门外,秦墨走上前,赶紧施了一礼,道:“给师兄请安。”

    “哪来这么多的礼数。”大师兄却白了他一眼,说道,“怎么样,有把握进阶到五品丹师吗?”

    “五品丹师?”秦墨一脸疑惑,看着大师兄脸上担忧的表情,心底却是苦笑,“这是道灵?那被牵线的木偶?”

    如果真的是木偶,也实在太真实了,让人有些不可自拔,至少在大师兄的关切下,秦墨怎么都不能把他们当作是木偶。

    见他脸色不好,大师兄立即严肃起来:“昨日还跟师兄信誓旦旦保证,绝不会辜负,今日就不行了?”

    “啊……”秦墨赶紧回过神来,解释道,“师弟最近本在炼制五品丹药,却屡次失败,有些着魔,还望师兄见谅。”

    “真的?”大师兄认真的问道。

    “真的。”秦墨撒起慌来不脸红。

    想到秦墨两日来的反常,大师兄这才释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见到这笑容,秦墨心底却莫名的有些愧疚,如此做是否有些不妥?心底暗骂,这该死的天道。

    “好,早课时,我跟师父提议,让你去丹房炼丹,可不要被杂物所扰,有何难处,尽管过来问我。”大师兄说完,背着手离去了。

    大堂上,待到胡胜杰把一众事物安排好后,大师兄立即提议,其余师兄都是摇头,显然觉得秦墨朽木不可雕。

    胡胜杰却也没反对,勉励了秦墨几句,便去了丹房,师兄弟也各自散去,最后留下大师兄和秦墨。

    他领着秦墨去了外丹坊,直接给秦墨安排了一个丹房,严厉道:“这是炼制五品丹药的丹房,一应器物都有,要是让师兄再看到你在丹房里睡觉,可别怪师兄请出教鞭!”

    “定不负师兄所望。”秦墨心底暗暗叫苦,这还不如让他去掌柜,或许能够打听出一些消息呢。

    可是,看到大师兄期望的眼神,秦墨心底又有些愧疚,虽然他不是李大牛,但这份恩情却是他承受了的。

    “不管天道是不是把你们当作木偶,至少在我眼里,你绝对不是。”秦墨心底想着,便坐在丹房里开始炼丹。

    正如大师兄所言,这丹房内一应器物俱全,就连丹方都有,且还是五品初等到上等各一种。

    秦墨立即将意念探入初等丹方内。

    他却不知道,在一座七品丹房里,大师兄正观察着秦墨的一举一动,见他诚心研究丹方,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这头懒牛,若是少偷点懒,以你的天资,早就进阶五品了,又何至于时刻有被挤下去的风险,我丹阳一脉,却是以丹道论资,若是道行不进,即便天资再如何卓越,师兄也是保不住你的啊。”大师兄自言自语的说完,随即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

    秦墨却不知道自己被窥伺了,显然那冥冥中的力量,把他的灵觉都削弱了,不过这显然是道灵之间的削弱,除非那一日他的等级超过了大师兄,才能够感应出来。

    表面上,他是在看丹方,其实秦墨只是扫了一眼,便不再多看,这丹方确实玄妙,比起现在所传的一些丹方可要好上几倍,炼出的丹药效果自然也是如此。

    可惜,秦墨一心却不在炼丹上,他想要搞清楚这至尊古路到底发生了什么,傲秋她们是否安好。

    “无法感应到谢天问和猴子,也无法联系上傲秋,那么分身呢?”秦墨神念释放了出去。

    第一城,人族营地。

    傲秋正坐在营帐养息,忽见分身起身皱起了眉头看向外面,不由问道:“有事?”

    分身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出了营帐,脸上透着几分疑惑,像是有什么在召唤她一般,这感觉十分熟悉,却让她无法分辨,像是被什么力量所扰。

    傲秋跟了出来,并未感觉到危险,凝重的问道:“秦墨出事了?”

    分身这才回过头,摇头道:“没有,我要去坊市换取一些东西。”

    “你?”傲秋知道分身的身份,不由有些古怪,但想到分身能够自主修炼,道,“早去早回,有事便唤我。”

    分身点头,飘然离去,唯留下傲秋站在原地,思忖了起来,过了许久,傲秋却想起了分身那曼妙的身姿,道:“什么怪癖,竟炼个女子出来,难道还想跟自己的分身做那事不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