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8章,最难消受美人恩

    秦墨的语气有些平静,即便身为帝尊的萧漠听到后,都有些讶然,这平静并非是故意做作,而是发自内心,甚至能够听出来几分失落。

    就像他斩的不是六位至尊,而是斩了六个阿猫阿狗,那样的随意。

    叶晓蝶一行人反应过来时,却是满脸的崇拜,神殿就在这里,秦墨不可能撒谎,更何况这种事情若是撒谎,以后至尊古路开启,一旦那些至尊出现,便会被立即拆穿,对于把荣誉当作性命一般的人族来说,这绝对不可原谅。

    天龙王突然收起了笑容,上下打量着秦墨,不知道他是哪里不对头了,立下如此功勋,为何却没有一丝笑容?

    身为帝尊,萧漠本不应该如此激动,但想到秦墨斩的是六位至尊,他便难以自抑,他少年时可做不到秦墨这样,甚至连秦墨一半都不如。

    如今至尊古路还未开启,南域便出了一个六斩至尊,怕是比起中州的那些古世家的妖孽们,都差不了多少,甚至有可能比他们更强。

    他从天龙王口中得知,眼前这位正好与中州那些古世家的妖孽不同,出身微末,甚至只是来自一个刚刚进阶五星的一星下等部落。

    而且,能够进阶五星部落,且得天道万世永昌,也是他自己争取来的,别说什么世家底蕴,甚至连一部好的功法都没有,简直是一清二白。

    但他的战绩却是骇人听闻,纪元之初坑杀牛魔族十万精锐,那一战比起人族无数大战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却是整个族群战事不利时,唯一的一场胜仗,而且这场胜仗几乎没有损失太多,鼓舞了人族的军心。

    后来的一系列经历便更不用说了,直到现在,当他一个人被留在了神殿内,所有强者都认为他会死去时,他却带着神殿回到了人族。

    然而,他却只是说:我把他们全杀了。

    语气平静的将萧漠准备好的所有赞赏之词,都堵在了心头。

    他看着秦墨,尴尬道:“族群绝不会亏待你,也绝不会亏待你的部落。”

    “谢谢。”秦墨拱手一礼,依旧不卑不亢。

    他确实很失落,但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失落,而换做之前,他肯定会洋洋得意的庆祝一番,甚至会跟人炫耀自己有多么了得。

    可是现在,他找不到那个他想要分享的人。

    秦墨并非是什么少年老成的人,虽有两世记忆,但他依旧只是一个少年,他的心会痛,他做不到虚怀若谷。

    “为什么会这样?”秦墨问着自己,而后心突然又开始难受了,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

    萧漠却是脸色一变,担忧道:“你怎么啦?难道受了伤?”

    “多谢前辈关心。”秦墨摇头道,“晚辈只是感觉有些累了。”

    萧漠一脸尴尬,因为这句话确实很尴尬,他很想跟秦墨好好聊聊,但秦墨似乎并不想跟他聊。

    烈阳圣王眉头一皱,正要开口,却没想到,天龙王抢先道:“小崽子,翅膀硬了啊,有你这么跟尊上说话的吗?”

    “无妨。”萧漠却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道,“确实该好好休息一下,到是本帝心太急了。”

    听到此话,烈阳圣王与天龙王脸色一变,正想替秦墨给萧漠赔罪,却没想到萧漠扳着脸,道,“你们不会真当本帝这么小心眼吧?”

    这回两人尴尬了,天龙王挠着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秦墨似乎也发觉了自己的语气不对,毕竟眼前这位是人族前辈,便拱手赔礼道:“晚辈失礼了。”

    “你这小家伙,真有些看不透。”萧漠微笑着道,“既然累了,便好好歇息一下,我们便不打搅了。”

    “晚辈日后定当登门拜谢。”秦墨躬身一礼。

    “好,这可是你说的,本帝便在部落里,等着你来。”萧漠帝尊脸上的笑容更甚,显然很满意秦墨的表现。

    虽然他并非心胸狭隘之辈,但当着这么多后辈的面,秦墨不冷不热的跟他说话,他的面子自然过不去。

    可秦墨后面赔礼,却给了他台阶,让他心底暗自点头。

    烈阳圣王与天龙王本不想离开,他们很想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没想到萧漠扳着脸,瞪着两人道,“你们不与本帝一起走吗?”

    两人面面相觑,这里就是他们的辖地,他们能够走到哪里去?不过看到帝尊的脸色,却只得选择跟随。

    几人刚准备离去,秦墨突然上前道:“尊上慢走,晚辈有一件事,想请尊上帮忙。”

    萧漠回过头,有些古怪,烈阳圣王与天龙王,都是狠狠的瞪着秦墨,那意思似是在说:小家伙,这位可是帝尊,不要过分了,虽然你现在地位不同一般,但得罪一位帝尊,可不是明智之举。

    “你说。”萧漠回头道。

    秦墨哪里不明白两人的意思,但他还是坚持,便躬身施礼道:“尊上可否帮我斩了云梦泽的那头九星天眼兽?”

    他的语气极为诚恳,真的是在请求,不是要求。

    “就这事?”萧漠古怪的看着他,就连烈阳圣王和天龙王都是恍惚。

    至于一旁的一众强者们,目瞪口呆,突然想到秦墨好像是从云梦泽来的,进入神殿之前,怕是被这天眼兽给为难了,如今立了功,就想着让帝尊给他报仇。

    “还请帝尊成全。”这是秦墨答应河蚌姑娘的事,以他现在的实力,自然无法战胜一头九星天眼兽,但帝尊就不同了。

    “你这小子,到是记仇。”连萧漠都以为秦墨是因为记仇,不过他到没有反感,人族男儿向来坦坦荡荡,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反而让萧漠更加欣赏他。

    扭头盯着烈阳圣王和天龙王,萧漠道:“跟本帝走一趟吧。”

    秦墨来不及感激,三人便消失了,而此时在云梦泽的那座岛上,天眼兽脸色大变,下意识便想要遁走,然而却来不及了。

    萧漠几人去杀天眼兽了,在场的至尊与强者,却都松了一口气,一个个都走了过来,至尊们脸上透着的是佩服,而那些强者们眼中则透着敬畏。

    “幸好本尊当初没有强来,不然,现在肯定会被你追杀。”萧秋长走到他面前,却调侃了起来。

    他这调侃,其实也有庆幸之意,若是当初他真的动了手,后果不堪设想。

    “这只能证明你的人品还算不错。”秦墨笑着道。

    “奶奶的,我欠你这条命,看来是非还不可了。”李庆宏大步走来,却哭丧着脸。

    “还不了,就一直欠着好了。”秦墨也调侃道。

    闻言,李庆宏脸色更难看了,不过这难看却并不是被逼出来的,他也知道秦墨其实并不在乎他还不还这条命,只是他身为至尊,却必须得还,不然心底有条梗,日后很难再进一步。

    傲秋站在一旁并不说话,但她脸上却挂着难得的笑容,她很高兴,秦墨还活着,且英姿勃发的从神殿里走出,斩了剩下的五位异族至尊。

    见到萧秋长和李庆宏跟秦墨这么熟络,剩余的两位至尊,却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之前秦墨要把命牌交出去时,他们曾言,秦墨必当成为人族的罪人,将他们害死在神殿里,差点还动起手来。

    “两位不必如此。”秦墨虽然有仇报仇,从不含糊,但这两位至尊却跟他算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

    若是只因为几句话,就要找他们算账,那也显得心胸太狭隘了。

    本来以为会被秦墨奚落一番的两位至尊一听,脸涨得飞红。

    “日后若有难处,只需招呼一声,我二人定鼎力相助。”两位至尊齐声,且拱手一礼,放下了各自的骄傲,因为秦墨让他们心服口服。

    秦墨却同样躬身回了一礼:“若有借助之处,定当言明。”

    见秦墨回礼,两位至尊有些受宠若惊,却也安心了下来,这只证明秦墨之前的话,并非虚伪做作。

    安下心来后,两位至尊便选择了告辞离去,因为他们确实跟秦墨不是很熟。

    萧秋长与李庆宏,也紧随其后,秦墨六斩至尊后,他们必须平复那波澜起伏的心,否则日后定当活在这阴影之下,不得寸进。

    见到几位至尊都离去了,叶晓蝶等人这才围拢了过来,齐声施礼,道:“见过殿下。”

    秦墨现在的绝对是至尊,只是并不知道他的封号,所以他们只得以简单的殿下称呼。

    “都是一起喝过酒的朋友,行这么大礼,就不怕折了我的寿?”秦墨开玩笑道。

    他却没想到,一众天骄与大能都当了真,连道不敢,直到秦墨一再要求,他们这才没有那么拘束。

    对于这一众强者来说,他们的震撼远超于几位至尊,因为傲秋救他们时,他们都以为秦墨只是傲秋的童子。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秦墨居然比幽冥至尊还要强,逆天的斩了六位至尊,让他们现在都难以平复那颗惊动的心。

    简单的聊了几句,一众强者也选择了告辞,此时身份完全不同,当初喝酒时能说的话,却都说不出来了。

    到是叶晓蝶留在了最后,她低着头,怯生生的走来,将一个香囊塞进秦墨手里,连红扑扑的说道:“哥哥,以后你来木州,可一定要来找我啊。”

    秦墨也不知怎么了,下意识便回了一句:“好。”

    就好像以前,经常有一个人这么要求他,而他总是顺口这么答,当他见到叶晓蝶的脸更红时,意识到不对劲。

    却已经晚了,叶晓蝶一蹦一跳上了离开的船,转眼间消失不见。

    “我做错了什么?”秦墨扭头看向傲秋,寻求着答案。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