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一百七十七章,打手板

    谢天问抬头望了望天发现正是个阳光明媚的天气但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像昨晚那种月黑风高的天气才是他喜欢的

    不由自主的将那树缝中渗出的阳光用黑袍遮挡了一下谢天问这才驻足望向董年

    “淬骨上境”董年吃了一惊“沒想到你居然这么快便到达了淬骨上境真是小看了你”

    “你们小看的人可不少”谢天问一脸阴鸷的看了秦墨一眼

    “我们”董年不解“你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说你的几个手下也像你一样小看我们可惜被我们都杀了”秦墨拿出了那块气运晶在手里把玩了起來

    看到这气运晶董年的脸色变了数遍王善几乎不敢相信他可是亲眼看到董年从秦墨手里拿走的这块气运晶可为何还在秦墨手里

    “你杀了他们”董年盯着谢天问满是杀意

    “你又错了是我们”谢天问认真的纠正道

    “不可能昨晚我一直在监视他们二人他怎么可能……”话还未说完董年便闭上了嘴现在说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气运晶在秦墨手里那他的几个手下肯定已经死了

    “哈哈哈好好算计真是好算计”董年怒极而笑而后他讽刺的扫了几人一眼冷道“可就凭你们一个淬骨上境一个脱胎初境一个灌顶二重境就想要杀我是不是有些痴人做梦了”

    秦墨不说话他看向谢天问谢天问不说话他看向都灵都灵更不说话只是“嘿嘿”一笑露出那两颗亮晶晶的小虎牙看起來很甜

    董年脸色难看起來几人既然敢來就一定有杀他的倚仗更何况他的四个手下也不是吃素的

    沉默了许久他的脸上露出了凝重更多的是认真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三人可以成为他的对手甚至是生死之敌

    当他认真起來时都灵收起了笑容秦墨也是如此谢天问那毫无血色的脸更加阴沉

    “我此生修行以剑为器只修了三剑”董年拔出了他的剑这是一柄古朴无华的剑却透着一股无比沉重之感他开始自言自语起來“此剑名为天堂所以我的剑法叫做天堂剑本准备修出第四剑时突破淬骨巅峰达到换血境看來是來不及了”

    董年握着天堂剑立在远处可他身上的气息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在他的身上勃发着一股浓厚的剑意如那天堂古剑中的古韵一般显得沧桑而沉重

    秦墨觉得不是董年小觑了她们而是她们小觑了董年当这古剑一出秦墨便感觉到剑中所蕴含的那股气息一种创造的气息他曾经在青薇身上感受过却沒想到今日会在董年身上感受到

    “我的第一剑是年轻时所创略显有些轻浮所以第一剑叫做轻轻灵剑”话音刚落董年一剑而出磅礴的剑意笼罩住了所有人这一剑很快快如闪电这一剑更是轻轻的薄如蝉翼

    沒有浑厚的元气波动是因为所有的元气都被凝聚在天堂剑中唯有那令人惊悚的剑意勃发

    这一剑刺向的人是都灵在三人中都灵是最弱的所以董年决定第一剑先杀掉都灵而后再解决秦墨与谢天问

    一剑杀一人这是董年的剑势而那薄如蝉翼的剑锋便是轻灵剑的剑意

    都灵脸上的笑容凝固面对薄如蝉翼的一剑面对这快如闪电的一剑她沒有格挡因为格挡不了剑在刺出的瞬间便越來越薄直到消失无踪

    于是她不去格挡而是迎着剑锋挥出了一拳在她身体内勃发出一股恐怖的威压她的拳头挥出一瞬间居然形成了一条巨龙

    对就是巨龙都灵的拳头化作了巨龙仰天咆哮此刻她的身体内散发着一股恐怖的龙威

    “锵”

    虚空荡起了涟漪一声颤鸣震的人耳目晕眩几人看到龙将那薄如蝉翼的剑吞了下去但对碰之后剑再次出现龙沒有吞剑而是拳头将剑格挡在了空中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都灵脸色有些苍白退后了两步收回了拳头在她的手指间渗出了一滴血这滴血是被剑刺在了拳头的手指上刺破了皮溢出的

    但是都灵看着这滴血却呆呆的出神似乎在疑惑为何有人能够刺破她的肉身

    一剑未能建功的董年瞠目结舌的看着都灵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他吃惊的不仅仅是都灵的肉身他更吃惊于都灵刚才那一拳所浮现出的龙

    “升龙拳”远处谢天问呆呆的说道这是升龙拳传说中龙族的天赋秘法绝对是八阶人王级战法

    “我的第二剑是为重叫重剑”董年深吸了一口气他守住了心神再次刺出了他的第二剑

    这次的剑意凝聚到了一处刺在真空中让这真空都荡起了涟漪剑身不在是薄如蝉翼而是随着剑的刺出不断的长大越加沉重在那散出的剑意中几人都感觉到了沉重之感恍如心头压着一块大石有些喘息不得

    这一剑刺向的同样是都灵但都灵此刻正看着她的手指看着那滴血处于失神状态

    谢天问动了‘锃’的一声他拔出了腰间的那把刀漆黑如夜的刀透着一股诡异的吸引之力

    他的速度极快手起刀落便朝那董年的剑斩了下去

    “锵”的一声轰鸣刀与剑相撞溅起了火花谢天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刀居然被那把剑给反震了回來而那剑却只是稍稍偏离了原來的轨迹便朝都灵的喉咙刺了过去

    他的虎口发麻隐隐间有些湿润那反震的力量居然震裂了虎口

    董年笑了这一剑是如此之重让他的手都开始颤抖都灵绝对无法挡住这一剑哪怕他的肉身再强

    眼看着剑入喉咙都灵才反应过來可已经來不及闪避剑直接刺入了都灵的喉咙

    “好”一旁的王善和林峰拍手叫好

    但董年的脸色却阴沉了起來因为刺入喉咙的剑沒有带出血都灵的身影也紧跟着消失了

    这一剑是很重却不足以将拥有恐怖肉身的都灵直接刺成齑粉所以董年知道他这一剑是落空了

    十丈外秦墨抱着都灵再次出现沒等都灵开口秦墨便喝斥道:“打架的时候看什么手指不要命了”

    都灵有些委屈伸出手指灿笑着把那滴血给秦墨看:“你看流血了”

    秦墨无言抓起她的手指塞入了嘴中再次抽出时血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如针扎的小红点

    都灵的脸沒有红她反而警惕的看着秦墨道:“师父你居然偷吃我的血”

    秦墨二话不说把都灵甩在地上挥拳便朝前方轰了过去

    董年的第三剑已经出现了这次直接刺向的是秦墨秦墨的拳头便迎着这剑锋而去

    这第三剑与前两剑完全不同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剑意这一剑就如同顽童嬉戏时所刺出的一般不重不轻破绽百出

    可正是因为这样一剑秦墨十分凝重聚精会神的盯着剑尖在拳头与剑即将触碰到一处时他突然化拳为刀手起刀落便斩了下去

    这一刀是以手为刀同样沒有散发出任何刀意同样也是破绽百出

    “啪”的一声手刀斩在了剑身上却沒有轰鸣也沒有颤声给人的感觉如同孩童偷吃糖果被大人打在手掌上一样

    董年的剑缩了回去就如同那孩童的手秦墨的手很痛因为他斩在的是一把剑上尽管他的肉身已经恐怖洪境上等但在他的手中依旧残留着一道剑痕

    “噗”董年一口血喷出张口结舌的看着秦墨:“你居然破了我的剑你怎么可能破了我的剑”

    “第三剑是偷”秦墨开口说道“既然你行偷盗之事我以教化之刀斩你的偷剑有何不妥”

    董年面色苍白这看似简单的三剑却蕴含了他毕生的心血第一剑是轻灵剑取的是轻之意薄如蝉翼化剑为无形却沒想到被都灵以升龙拳破去

    第二剑是重剑与第一剑相反取的是重如山岳之意所以当谢天问的一刀斩下时他斩的其实是山岳自然会被无匹的山岳所反震回去但秦墨却沒有去接这一剑因为他也接不了这一剑那是山岳之意如狱如海以他的力气自然是拔不了山更别说撼动山岳了

    所以他用神狱敛息决的身法避了过去

    第三剑董年沒有报上名去因为这一剑是偷行的是窃偷你的命窃你的运已经有了真正的意若是再让董年修习一段时间他定然能够凝聚出自己的意那时候秦墨再见到他估计就只能掉头就跑

    秦墨本想硬撼这样虽然会让他受重创却能够挡住这一剑他别无办法

    但在与剑交锋的那一刻秦墨突然想到了小时候被犯了错被师长打手板时的情景于是他顺势化手为刀迎头斩了下去

    与其说是斩还不如说是拍以刀为棍而董年的剑自然就成了那手偷剑面对教刀除了缩回去之外他只能迎上但迎上去却越打越痛所以他不敢迎

    秦墨破了董年第三剑的意董年被重创他那刚刚领悟了一丝的意也直接被秦墨给打散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博聚网